當前位置: 福彩中奖按出球顺序吗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迷途未遠(沈浩秦菲雪)免費章節全文完整閱讀
迷途未遠(沈浩秦菲雪)免費章節全文完整閱讀

2019年福彩中奖号3d:迷途未遠(沈浩秦菲雪)免費章節全文完整閱讀

福彩中奖按出球顺序吗 www.jubpxx.com.cn 今日為大家推薦迷途未遠全文免費閱讀一生何求by小強的精彩內容,這本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分別是沈浩和秦菲雪,這是一部劇情非常精彩的都市題材的男頻小說。講述的是主人公沈浩在休假的時候來到了女友陳思思家里。

5

舉報
下載閱讀

今日為大家推薦迷途未遠全文免費閱讀一生何求by小強的精彩內容,這本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分別是沈浩和秦菲雪,這是一部劇情非常精彩的都市題材的男頻小說。講述的是主人公沈浩在休假的時候來到了女友陳思思家里,期間與準丈母娘秦菲雪一起練瑜伽之后發生的故事,喜歡的可以來了解下!

小說簡介

這段時間沈浩休假,一直住在女友陳思思家,他的準丈母娘是個超級大***,雖然已經三十八歲了,可因為是瑜伽老師的緣故,保養得非常好,皮膚好不說,身材更是好看至極,看起來頂多二十七八歲。

迷途未遠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這段時間沈浩休假,一直住在女友陳思思家,他的準丈母娘是個超級大***,雖然已經三十八歲了,可因為是瑜伽老師的緣故,保養得非常好,皮膚白嫩不說,身材更是柔媚火辣至極,看起來頂多二十七八歲。
和陳思思坐在一起,說她是姐姐都不為過,這幾天,秦菲雪練瑜伽的時候,沈浩都會忍不住偷看,好幾次都想要過去摸摸那撩人的身材,只是他沒那個膽子。
沈浩聽說練瑜伽的可以解鎖很多***,女友也會,可是女友卻只讓他親親摸摸,說第一次要留到結婚后。今天晚上他都一直在軟磨硬泡,希望女友能滿足他的要求。
不過令他想不到的是,自己渴望的丈母娘,正在門外看著他們的所作所為。
“好大呀!”秦菲雪兩眼放光。
她離異多年,已經很久沒有被男人滋潤過了,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是覺得******,特別是女兒的男朋友來了后,每天晚上聽著他們打情罵俏的聲音,她更是難受。
今天晚上鬼使神差下,她悄悄來到兩人房門前,發現沒反鎖門,就打開一條縫朝里面偷看了起來。葉凡說話故意留了些分寸,就是要這些家伙進退兩難,他這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愣住了片刻。
“葉凡,我看你是自卑到家了吧,準備用一年的薪水在這里要找回面子,大家都是有家有室的人,誰陪你一個入贅的綠帽王浪費錢!”不少人雖然慫了,但嘴上卻不慫。
“意思說是工作這么多年,連2萬存款都沒有?浪費了這2萬塊,就顧不了家顧不了室了?”葉凡泰然自若笑著說道,把這些家伙哽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買就買!老子還怕了你這個窮逼不成!”田村上頭了,其他人雖然心在流血,但也只能跟著這個楞頭青一起跳進葉凡的圈套里。
服務員很快就把20瓶茅臺送了上來,田村當即倒了一杯,一飲而盡。然后更加醉醺醺的看著劉菲兒說道:“妹妹,是你這個損友葉凡要點到20瓶酒,你不給他面子,也得給我們幾個出了錢的哥們兒面子吧?”
“葉少爺的面子,的確不能跟你們幾個貨相提并論。”阿威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拿起一瓶酒,仰著脖子一飲而盡。
“請。”阿威把一瓶酒送到了田村面前,這豪爽的舉動,把葉凡都給看呆了。
“兄弟,你以前是不是做戰狼的……”葉凡在阿威身后輕聲問道。
田村這下子是徹底上頭了,拿起酒就往嘴里倒,但總體上一半的酒都沒喝下去。即使這樣,他喝完這一瓶之后,也開始搖搖晃晃,完全站不穩。
更加恐怖的是,他酒勁一上來,便只想著發酒瘋,竟是直接撲向了劉菲兒。結果可想而知,被阿威當場放倒。
“今天就到這里吧……”蔡坤趕緊出來圓場,本來是要看葉凡的笑話的,結果最后,田村成了最大的笑話。
“您好,今天的消費一共40萬元。”服務員在這時切入了戰場。
“40萬?”
“是的,原本是40萬零伍仟元,給你們抹了個零。”
這個時候,不少老同學都漏了怯,是兩股戰戰幾欲先走,都在想怎么找借口離場。
蔡坤尷尬的笑著,從包里掏出了一張會員卡,遞給服務員說道:“你看這張卡能打幾折?”服務員接過卡,看了看說道:“尊貴的高級VIP先生,很可惜我們榮威集團的餐廳,向來只提供優先服務,不打折。”
“我跟你們老板有幾分交情,你讓你們經理過來一下。”蔡坤覺得到了自己發揮的時候了。
服務員叫來了飯店經理,經理看到蔡坤,花了些時間想起來他是誰,一臉為難的說道:“老蔡呀,咱們公司管的很嚴的,9折不能再多了。”
這話一說,所有人的臉更黑了。
“沒事沒事,我來買單就好,就當我請各位老同學吧。”葉凡這次走到了經理旁邊,蔡坤卻是白了他一眼,笑著嘲諷他:“就你?你掏得出40萬嗎?”
葉凡并沒有急著付款,而是先掏出了他那張鉆石卡片,遞給了經理說道:“我這張卡,您看能打折不?”
“哪里還搞出一張塑料卡?葉凡,我看你今天是喝酒喝多了魔怔了吧!”蔡坤嘴上依舊不饒人。
經理看到這張卡之后,表情有了略微的變化,驚愕之余帶著些許疑慮。
“先生,您好,請稍候。”經理說完帶著那張卡神色匆匆離開了,葉凡知道,這卡片可不常見,這經理想必是去確認真實性去了。
“葉凡,我勸你現在趕緊跑。”
“我為什么要跑?”
“在榮威大飯店用假卡,一會兒經理帶著保安來趕你走,我怕你面子吃不住。”蔡坤狡邪的笑著說道,看來,他完全理解錯了經理的表情。
很快,經理就回來了,臉上甚至帶著一份由衷的尊崇。
“先生,你好,這張卡片是打不了折的。”所有老同學頓時炸開了鍋。
“哈哈哈,葉凡,人窮不能志氣短,弄虛作假的事情,我勸你少作為好。”蔡坤第一個跳出來高聲嘲笑。
“就是,你怎么窮的連智商都沒有了?”
“自卑到這個地步也是沒誰了,就這么想找回面子?”
“那邊的經理,沒動過的酒可以退一下嗎?都是這個瘋子點的,我們可不知道怎么回事?”
還沒等經理說出下一句話,這些家伙就迫不及待的開始嘲諷葉凡。
“先生,請原諒我們招待不周,這張卡片應該給您安排最高級的房間,讓您在這樣在小包間里吃飯,委屈您了。”
經理此言一出,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您這張卡的確打不了折,從不打折是我們榮威集團的規矩,不過,可以安排從您的股份分紅中簽單。”
“股份?分紅?”這倒是出乎了葉凡的預料。
沒想到葉發財是個老家伙,還給自己準備了這么一份大禮。
“那行吧,我的分紅應該夠付40萬吧?”
“何止,先生,你這張卡是張氏集團的合作卡,這家分店的營業額有一半都是您的,算是變相給您打了5折吧。”經理風趣的說道。
以蔡坤為首,所有人愣是半天說不出一句話。有幾個人著實不敢再看葉凡一眼,默默的抬著田村從后門離開了。
“葉凡……哦不……葉少爺,您大人有大量,今天我說過的話,你應該不會放在心上吧?”所有人都走后,蔡坤唯唯諾諾的跑到了葉凡跟前。
葉凡有些不明白,就算和自己結下梁子,也不至于這么快就認錯。
經理解開了葉凡的疑惑:“先生,蔡坤是我們這里的見習經理,今天對您多有冒犯,他的去留只是你一句話的事情。”
聽到這里葉凡頓時笑了起來:“感情同學聚會你還能拿提成是吧?”
“放心,我不會為難你的。”葉凡說著準備帶劉菲兒和阿威離開。
“畢竟,人不能跟狗一般見識,我說的沒錯吧,阿威。”阿威并沒有回答葉凡,葉凡這時才發現,阿威早就把自己給喝蒙了,只是一直強撐著沒有倒。
“多謝葉老板開恩!多謝老板開恩!”葉凡并不想看蔡坤千恩萬謝的磕頭,默默掏出手機,呼叫了滴滴專車。

迷途未遠完整章節免費閱讀

“必須想辦法把繩子弄斷。”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臉上露出非常焦急的神色。
稍傾,看到李潔離開的時候,順手放在床頭桌上的菜刀,于是下一秒,我站了起來,躬著腰,蜷著腿,身上綁著椅子,一小步一小步朝著床頭桌上的菜刀挪去。
幾米的距離,我花了十分鐘才挪到,其間還摔了二個跟斗??醋糯餐紛郎系牟說?,我用腦袋將其扒在地上,然后身體帶著椅子躺下,用手抓住了菜刀的刀面,反手慢慢的開始割繩子。
在電視上看別人割繩子,好像幾下就弄斷了,現實之中自己做起來,完全不是那么一會事,電視上演得都他媽忽悠人。
因為手腕活動的距離有限,所以根本使不上勁,沒弄幾分鐘,自己已經累得滿頭大汗,同時信心受到了打擊,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割斷。
不過一想到自己花了六十萬才得到韓勇的認可,如果今天不去醫院,花的六十萬可能會打水漂,于是我咬牙堅持著。
終于在花了將近半個小時之后,才生生的將繩子給磨開,這他媽根本不是割繩子,而是一點一點的磨,差點沒把自己累得吐血。
我活動了一下手腳,花了五分鐘的時間梳洗了一下,然后急匆匆離開了家,開著車朝著江城第一人民醫院而去。
半路上買了豆漿和小籠包,來到醫院的時候,韓勇一直坐在重癥監護室外邊,一刻也沒有離開。
我將豆漿和小籠包遞給他,說:“勇哥,休息一下吧,我來看著咱妹妹。”
“謝謝!我不累!”韓勇接過豆漿和小籠包吃了起來,但是目光仍然透過玻璃盯著重癥監護室里插滿管子的韓思雯。
韓思雯,韓勇的妹妹,后來我才知道他們的父母十幾年前就去世了,兩人相依為命,也可以說是韓勇將韓思雯養大的。
韓勇不回去休息,我也無所事事,于是便留在醫院里陪著他。醫生說了,只要一個星期之內,韓思雯對移植的腎臟不排斥的話,就可以轉出重癥監護室去普通的病房。
“你的傷誰打的?”吃完早飯之后,韓勇扭頭看了我一眼詢問道。
“自己下樓的時候,不小心摔的。”韓思雯還沒有度過危險期,我不想在這個時候把周強毆打自己的事情告訴韓勇,于是撒了一個慌,不過看樣子韓勇根本不相信,其實誰也不會相信,摔了一個跟頭能摔成烏眼青?明顯就是被人打的。
韓勇盯著我的臉看了一眼,最終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知道他現在的心思全部在妹妹韓思雯身上,根本沒有精力管其他的事情,自己即便想要報仇,也要等韓思雯出院之后,只要韓勇認下自己這個兄弟,周強的事情早晚會解決。

沈浩秦菲雪小說全文閱讀推薦

迷途未遠(沈浩秦菲雪)免費章節全文完整閱讀小說含蓄蘊藉,如泣如訴,以細膩的筆觸撥動讀者的心靈,曲終掩卷,回腸蕩氣,余韻繞梁。

相關小說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