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福彩中奖按出球顺序吗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豪門強婿(周睿紀清蕓)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豪門強婿(周睿紀清蕓)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福建福彩中奖规则:豪門強婿(周睿紀清蕓)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福彩中奖按出球顺序吗 www.jubpxx.com.cn 小編分享豪門強婿(周睿紀清蕓)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此時的紀清蕓已經身體僵硬,呼吸心跳全無。周睿急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他也不確定這種情況能否救活紀清蕓。畢竟在自己的經驗中,每次救人都是靈魂剛剛出竅沒多久。這讓周睿萬分后悔,為什么沒有時刻把道德天書帶在身上。更多豪門強婿章節閱讀,歡迎關注本站!

3

舉報
下載閱讀

主角是周睿紀清蕓的小說豪門強婿完結全文資源哪看?小編分享豪門強婿(周睿紀清蕓)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此時的紀清蕓已經身體僵硬,呼吸心跳全無。周睿急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他也不確定這種情況能否救活紀清蕓。畢竟在自己的經驗中,每次救人都是靈魂剛剛出竅沒多久。這讓周睿萬分后悔,為什么沒有時刻把道德天書帶在身上。更多豪門強婿章節閱讀,歡迎關注本站!

豪門強婿小說簡介

紀清蕓的靈魂,一直在不斷的脫離肉身,周睿只能用手始終按在她身上。
大概四十分鐘后,出租車才??吭謔櫚昱員?。
此時的紀清蕓已經身體僵硬,呼吸心跳全無。周睿急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他也不確定這種情況能否救活紀清蕓。畢竟在自己的經驗中,每次救人都是靈魂剛剛出竅沒多久。
這讓周睿萬分后悔,為什么沒有時刻把道德天書帶在身上。如果天書在手,紀清蕓的情況肯定不會這么差!

周睿紀清蕓全文免費閱讀

尤其是宋博義,從小到大,他都把周睿當作一個可以隨便欺負人。而事實上,家族里的人也確實都是這樣做的。
就在十分鐘前,他還嘲諷過周睿,可是現在,情況突然改變了。
這個窩囊表姐夫到底干了些什么,能讓劉律師和他這樣說話?
周睿有些頭疼,點頭說:“去忙吧。”
劉景輝這才應聲走出去,門外,夏總等幾人好奇的詢問周睿的身份。劉景輝也沒多說,直接拉著幾人離開。
他們走后,屋子里慢慢變得寂靜起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看著周睿。
那眼神,讓周睿頭皮發麻,有種想要落荒而逃的沖動。
尤其是紀清蕓,眼里有著濃濃的質問和懷疑,讓他無所適從。
最后還是紀澤明這個大學教授率先開了口:“嗯,那個……還在這吃嗎?”
話還沒說完,服務員已經敲門進來了,身后兩個推車,琳瑯滿目的菜肴,讓人眼花繚亂。
服務員微笑著說:“因為剛才給各位造成了不便,夏總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命我們把VIP套餐先端到這里來,請各位品嘗。”
一屋子人沒說話,又紛紛看向周睿。
紀清蕓疑惑的問:“你連滕王閣老板也認識?”
周睿無奈至極,道:“這個真不認識……”
紀清蕓轉過頭,對服務員說:“夏總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但不需要這樣補償,這些菜還是端回去吧。”
“夏總說了,如果你們不接受他的好意,所有的損失,都要由我們來承擔的。”服務員一臉苦色,道:“所以您還是別為難我們了。”
紀清蕓一怔,還有這種強行補償的?
周睿從章鴻鳴的行為上,也算知道點這些真正有錢人的態度。不管你要不要,反正他們負責給就完了。你不接受,那負責這事的人就要倒霉。
之前的劉景輝是這樣,現在的服務員也是這樣。
這種毛病,也不知道從哪風行來的。
周睿嘆口氣,對服務員說:“那替我們謝謝夏總的好意,他太客氣了。”
聽周睿這樣說,服務員立刻高興起來,連忙把菜端上桌。
隨后的飯局,在一片沉寂中草草了事。
先前趾高氣揚的三舅一家子,也不說話了。他們只時不時瞄一眼周睿,臉色十分的復雜。
本以為今天這場飯局是讓他們一家人揚眉吐氣的,誰能想到,最后反而是被從頭嘲諷到尾的周睿出了風頭。
與此同時,青州看守所里,鼻青臉腫已經不***樣的風水師范錢,正蹲在墻角忙活著什么。
坑章鴻鳴的事情敗露后,他先被毒打一頓,然后又扔進看守所,可以說人生全毀了。就算以后出獄,也會失去很多。
如此深仇大恨,范錢全部算在了周睿身上。若非周睿找到那個牛骨頭,他怎么可能會落到這般慘景。
噗的從口中吐出三顆帶血的牙齒,范錢把牙齒握在手上,然后又咬破指尖,在墻壁上書畫著。
待畫出一個詭異的圖案后,他把三顆牙齒按在上面,然后念叨著古怪的咒語。
三顆牙齒忽然爆碎成粉,墻壁上的血跡,也隨之流了下來。
范錢眼神陰毒,雖然他已經看不出笑的表情,卻依然發出了陰森恐怖的笑聲:“周睿……毀我一生,我也不會讓你好過!那個與你有三世姻緣的女人,我馬上就要她的命!”
這是他的獨門秘術,耗費數年壽命,和些許身體發膚之物,將一人活活咒死!歹毒到了極點,而且無藥可解!
陰森森的聲音,引來了不遠處的獄警。只是獄警來了,也沒注意到范錢在做什么,只不耐煩的敲了敲鐵柵欄:“老實點!”
滕王閣里,兩家人已經吃完了飯。去結賬的時候,服務臺表示夏總已經吩咐過,這一桌的飯菜不需要付錢。并且,還額外贈送了兩張最高等級的VIP卡。
以后來吃普通菜,一縷打七折,并享受優先上菜,最好服務的特殊待遇。
五六個人,盯著那兩張黑色卡片出神。
最后,周睿只能拿過來,猶豫了下,他把兩張卡都給了岳母宋鳳學:“媽,您平時開診所招待人多,可能用得上。”
宋鳳學一臉怔然的接過卡片,到現在還一副沒緩過神的樣子。
紀澤明從她手里拿過另一張卡片,遞給了宋博義,說:“你剛出來工作,以后可能應酬多,這個給你吧。”
宋博義接到手里,卻看向了周睿。
以前他很看不起周睿,可今天發生的事情,卻讓他人生觀都被顛覆了。這還是那個沒出息的窩囊姐夫嗎?滕王閣的老板,竟然因為他給了這么大的面子?
看著滿臉怔然的宋博義,紀澤明心里不知有多***。
剛才這一家子夾槍帶棒,聽的他都快犯心臟病了。結果周睿突然起飛,直接扭轉了局面。
以前紀澤明覺得有這個女婿,沒這個女婿都無所謂。而現在,他生平第一次覺得,周睿好像還行吧?
就在這時,突然“噗通”一聲。
周睿轉頭看去,頓時心頭一跳。只見紀清蕓已經緊閉雙目,倒在了地上。僅僅幾秒鐘,她就臉色發青,呼吸快速衰弱。
紀澤明和宋鳳學嚇了一跳,而周睿比他們動作快的多,瞬間到了跟前,直接伸手捏住紀清蕓的手腕。
脈象亂的很,呼吸漸失,是心臟方面出了問題。
但這不是主因,周??吹那宄?,紀清蕓額頭,突然出現了一團黑氣。
在幾分鐘之前,她額頭還一片清明,這黑氣哪來的?
周睿下意識掃視著四周,尋找可能讓紀清蕓中招的東西。
“快叫救護車!”紀澤明慌張的喊著。
宋鳳學已經在那邊打電話了,結果還沒說上一句話,就見周睿直接把紀清蕓抱起來跑開。
宋鳳學一驚,連忙喊:“周睿,你干什么!快把她放下!”
“來不及去醫院了!”周睿頭也不回的解釋,然后攔了一輛出租車就鉆***:“師父快開車,紅河路一百零六號睿才書店!”
“小伙子,她這是生了???那應該去醫院??!”司機從后視鏡看了眼,一臉的疑惑。
“快點開車!”周睿沖他大喝,語氣充滿了急躁。
“真是不識好人心……”司機嘀咕著,卻還是依言啟動了車輛。等紀澤明和宋鳳學追過來的時候,出租車已經開走了。
“這個周睿,他想干什么!想害死小蕓嗎!”宋鳳學氣的渾身發抖。雖然不知道女兒怎么會突然暈倒,但明顯非常的危險。
“要不然報警吧?”三舅媽忽然湊過來說。
“報什么警,周睿又不是綁匪!你別在這瞎添亂!”紀澤明很是不高興的瞪她一眼,現在對于這個親戚,他是一點好感也沒有。
“自己女婿沒腦子,跟我發什么火啊。”三舅媽嘀咕說,不過心里卻有種莫名的幸災樂禍。
讓你們高興,現在可好,閨女突然病倒,女婿又神經病一樣的抱著就跑。
還是我們家博義靠譜,聰明又會辦事。哪像周睿,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認識了劉律師,就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
宋鳳學連續打了幾次周睿的手機,卻始終沒人接,氣的差點把手機都給摔了。
最后還是紀澤明道:“也許周睿是去醫院了,我們先去人民醫院找找看。”
“這個***,我女兒要出了什么事,非跟他拼了不可!”宋鳳學怒罵一聲,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按紀澤明說的去醫院找找看。
此時的周睿,正在出租車上焦急萬分。
紀清蕓的情況,要比想象中的更加糟糕。
她的呼吸,甚至已經停止,周睿的左眼看到了那模糊的身影,正在試圖脫離肉身。
該死,怎么會這么快就靈魂出竅了?
周睿連忙伸手按住她,喊著:“小蕓,別出來!”
司機從后視鏡看了眼,可他哪里能看到靈魂,便撇撇嘴,小聲嘀咕著:“真倒霉,媽的,神經病……”

豪門強婿免費閱讀

反正無論如何,宋鳳學都不會相信周睿有這個能力救自己女兒。要說是哪個路過的醫生幫了忙,那還有點可能。
紀清蕓不知道該怎么跟她解釋,實際上,連她自己也很懷疑這一點。只不過腦海里那模糊的印象,讓她從直覺上相信這是真的。
在書店周圍找了一圈,紀清蕓也沒發現周睿的蹤跡。
夜晚的街頭漸漸冷清,寒風吹來,讓她忍不住發抖。
“小蕓,要不然你還是先去醫院檢查下,好讓我和你爸放心好嗎?你看你這冷的。”宋鳳學心疼的從車里拿了外套給她披上。
“我現在覺得身體很好,必須盡快找到周睿,我總覺得他有什么事情瞞著我!”紀清蕓焦急的說,每每想到在地上發現的大量血跡,她就懷疑,周睿是不是得了什么絕癥?他快要死了?
想想以周睿的性格,如果真得了什么重病,恐怕也不會輕易跟誰說。
越這樣想,紀清蕓就越急,立刻拉著宋鳳學上車,四處尋找。
但這樣漫無目的的找,哪里能找到人呢?
宋鳳學并沒有太當回事,畢竟周睿抱著紀清蕓跑開的時候看起來狀態非常好,怎么可能會突然有生命危險嘛。她寧愿先讓女兒去醫院做檢查,確定一下現在的情況。
可紀清蕓卻固執的要先找到周睿,開著車子,她在青州四處穿梭。
每一個周??贍茉詰牡胤?,包括現在的家,還有周睿以前的房子,她都找了個遍,結果仍然一無所獲。
“說不定這小子知道犯了錯,跑去哪個酒店開房間了吧。”宋鳳學哼了聲,然后又對紀清蕓嘆息道:“你呀,就是太喜歡同情別人,所以才受了這份罪。也怪我,當初要不是聽了你爸的胡言亂語,也不至于讓你白白耽誤……”
“媽,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紀清蕓氣惱的說:“你不覺得,先找到周睿比較重要嗎?”
“我覺得你最重要!周睿能有什么重要的,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我就看著很不順眼。畏畏縮縮的,一點也不像個男子漢。”宋鳳學撇嘴說。
紀清蕓聽的一怔,她忽然想到了一個地方!
對!周睿有可能去那!
她二話不說,立刻掉頭轉向,朝著另一個方向而去。
此時青州的某處游樂場,一個搖搖晃晃的身影逐漸走來。他好似喝醉了一樣,可等近了再看,便會嚇人一跳。
七竅都在流血,大半個身子被染紅,那副模樣,說他下一秒就會斷氣都有人信。
這家游樂場已經近乎廢棄,很少有人會來。
跌跌撞撞來到門口,周睿實在撐不住,噗通一聲跪坐在欄桿前。
身體極度的虛弱感,讓他只能靠在欄桿上,冰寒刺骨的冷意,讓他忍不住顫抖。
空寂的夜晚,只有風聲陪伴,周睿的腦袋靠在欄桿上,側頭望著游樂場里面。只是他的視野已經很模糊,若非強行撐著,早就昏過去了。
游樂場里沒有燈光,但他卻仿佛看到了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小女孩,在家長的帶領下,在一個賣棉花糖的小攤前會面。
那是他第一次見紀清蕓,雖然懵懂,卻仍然感覺像見到了一位小仙女。
從那時候起,他的眼睛就離不開紀清蕓了。
只要看著她,就能感到深深的滿足。
和紀清蕓去民政局蓋章的那天,是他有生以來,最幸福的時候。他經?;嵬低蛋呀嶧檎漳貿隼?,輕輕撫摸著兩人的合照,自己一個人在那看著傻樂半天。
有時候,得不得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夢想是那么的接近。
可是現在……
想想紀清蕓那憤怒而失望的樣子,周睿露出苦澀的笑容,可能她真的已經很討厭自己了吧。
意識的逐漸喪失,讓周??薊秀逼鵠?。
他已經感覺不到身體,只覺得渾身輕飄飄的,似要飛起來。
這是要死了嗎?還是,已經死了?
這時候,他忽然聽到了一聲喊:“周睿!”
分不清自己是睜開眼了,還是沒睜開眼,卻還是看到,紀清蕓焦急的朝著這邊跑。
下了車的紀清蕓,一眼就看到靠躺在欄桿旁的那個身影。
等跑近一些,看清周睿的情況時,別說紀清蕓,連宋鳳學都嚇了一跳。
周睿現在的樣子實在太嚇人了,渾身都是血,臉色發白,嘴唇發青,一副命不久矣的樣子。
這家伙怎么搞成這個樣?
紀清蕓更是嚇的慌了神,連忙跑到他身邊蹲下來,喊:“周睿,你怎么樣了?周睿,能聽到我說話嗎?”
周睿自然是能聽到的,只是沒那么清楚。唯一清晰的,就是紀清蕓的臉。
還是那么美,可是太假了。
她怎么會對自己有這樣的關心表情呢?不應該是十足的厭惡和失望嗎?
所以,自己這是在臨死前產生的幻覺嗎?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臨死前看到了香噴噴的火雞,看到了慈愛的奶奶。
“清蕓……”周睿模糊的喊著。
“我在呢!你怎么樣了?我馬上送你去醫院!”紀清蕓慌慌張張的就要把周睿扶起來。
但下一秒,她卻感覺到了臉上的冰冷。周睿的手指,冷的像一塊寒冰,緩緩撫上她的臉,像在觸碰世間最珍貴的寶物一樣。哪怕他已經無力做出什么表情,可紀清蕓依然感受到了指尖存在的珍惜。
“我其實不想讓你這么失望的……”周睿的聲音傳入耳中,讓紀清蕓微微一怔。
“可是,無論我多么努力,都發現好難追上你……”
“和你的差距越來越大,他們都說,我是癩蛤蟆吃了天鵝肉。”
“也許我真的是一只癩蛤蟆,但是,我愛你,真的愛你。從第一次在這個游樂場見到你,就沒有辦法忘記。你的臉,你的聲音,你的呼吸……”
愣愣的看著滿臉血污的周睿,紀清蕓有點呆滯的樣子。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她心里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感受。
看著周睿在近乎“彌留之際”時,仍然沒有忘記這些,紀清蕓突然捂住嘴巴,眼淚唰的一下就掉了下來。
一根手指,輕輕撫過她的臉頰,抹去了那淚水,周睿的聲音模糊的響起:“對不起,又讓你哭了……我想讓你驕傲的,可惜,好像太晚了……”
他的聲音越來越弱,已經到了必須全神貫注才能聽清的地步。
周睿的頭微微移動了下,好像是要朝游樂場里面看。聲音低如蚊蚋:“如果還有下輩子,我不想再遇見你……因為那樣的話,你就不用哭了??墑?,我真的很愛你……對不起,我……”
手指無力的垂落下去,周睿的聲音嘎然而止。
紀清蕓瞬間大哭出聲,她猛地抱住周睿,撕心裂肺的喊著:“我不要你說對不起!我要你跟我說話!周睿,周睿!”
也許曾經她痛恨周睿的無能,也許對他的沒出息感到厭煩,直到現在,紀清蕓才忽然明白過來,其實周睿一直在努力。
只不過,周圍人給他的壓力,掩蓋了一切,甚至讓他失去了繼續前進的信心。

推薦理由

豪門強婿完整在線閱讀,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豪門強婿(周睿紀清蕓)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相關小說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