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中奖了怎样领奖:碰一下懷孕了沈非非金凌小說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福彩中奖按出球顺序吗 www.jubpxx.com.cn 時間:2019-05-2516舉報小編:user46

    一部最火的言情小說——by用文字的形式講述了之間的故事,精彩內容分享給大家:某日,沈非非一不小心坐了總裁的大腿!次日,沈非非收到淘寶買來的硅膠假肚子,po了一張大肚照來玩第三天,總裁金凌一個電話打到了沈非非家里:“你懷孕了?”

    碰一下懷孕了在線免費閱讀章節

    晚上八點半,金家,金凌的臥室里。
    “說吧。”沈非非抱著胳膊嚴肅臉看著金凌,“為什么跟蹤我?”
    金凌坐在沙發上,兩只胳膊環抱著一個抱枕,經歷了一番心理掙扎后決定嘴硬到底:“沒跟蹤你,我就是閑著沒事出來逛逛。”
    沈非非微笑臉:“是我對您太縱容了嗎?今天如果不是我眼尖看出來是你,你已經成了我傘下亡魂了知道嗎?”
    金凌:“……”
    半晌,他心虛的避開了沈非非的視線,假裝看著天花板:“知道了……”
    “說吧,到底要做什么?”沈非非抱著胳膊,打算審問到底,就算是她老板也不能這么變態隨便跟蹤她,今天這事她非得要個交代不可。
    金凌微笑的看著沈非非,長而濃密的睫毛抖了抖,柔聲說:“你餓不餓?我讓老張給你拿點吃的上來?”
    沈非非嚴肅臉:“不餓,不要轉移話題。”
    金凌:“……”
    半晌,臥室里一片沉默,金凌還是沒有回答出來什么,反倒是抱著個抱枕瑟縮在沙發上,那樣子好像是受了欺負的小白菜,沈非非無奈了。
    “好吧,我不追究了,但是明天不許再跟著我,不然我一定會要個交代的,懂了嗎?”沈非非說。
    金凌驀地抬頭,一臉無辜的看著沈非非:“不偷偷跟著,可不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著你?你明天去哪兒?能帶我一起嗎?”
    沈非非蹭的冒上來一股怒火:“不行!你還想跟著我?!”
    “不跟了!不跟了!”金凌一看沈非非發火,立刻把頭搖得像個電彈簧,嚇得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沈非非對金凌這個態度還是很滿意的,她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好了,快去睡覺吧。”
    “你拉衣柜門做什么?”金凌看見沈非非拉開衣柜的門,把里面的衣服都挪到了衣柜最左邊,留下右邊格子里大片的空地方。
    沈非非:“睡覺啊,董事長和夫人明天飛機飛回來,他們在這里的時候我們總不能還像之前那樣分開睡吧?我今天試試能不能睡衣柜,如果沒問題,以后我就睡你房間衣柜了。”
    金凌一聽,頓時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整個人都不好了:“你要和我一起睡?你事先沒告訴我啊。”
    沈非非莫名其妙的看了金凌一眼:“我不是和你一起睡啊,你睡你的床,我睡在你的衣柜里面。”
    “不行!”金凌想也不想就脫口而出。
    沈非非愣了兩秒:“什么不行?”
    金凌停頓了好一會兒,說:“你睡床,我去睡客房。”
    沈非非無奈了,拍了拍金凌的肩膀:“總裁,我不會把你怎么樣的,相信我,好嗎?”
    金凌心里一萬只***咆哮而過,他……想罵娘!
    ……
    ……
    第二天,沈非非拉開衣柜門,正好看見金凌頂著一對熊貓眼看書,沈非非驚訝的看了一眼金凌,說:“這么早就起來了嗎?”
    金凌頂著黑眼眶淡定的點頭:“是啊,我起的很早。”
    “你要出去嗎?這么早?”金凌看見沈非非收拾東西,立刻放下手里的書下床寸步不離的跟著沈非非。
    沈非非無奈了:“總裁,我知道你最近生病不能出門很無聊,但是我真的不能帶你一起去,你自己在家玩一天,我明天就給你安排娛樂項目,好嗎?”
    金凌:“……”
    沈非非確實不能帶著金凌過去,她今天可是有重要任務在身,她的任務就是……讓吳真大出血!
    沒錯,沈非非不只是想讓吳真心痛,還想讓吳真肉疼!雖然過了這么多年,但吳真是什么人沈非非是絕不會忘記的,用一個詞形容,吳真就是一個字——摳!
    沒錯,吳真這個人雖然家境不錯,但平時特別摳門,其實,單純的小氣也沒什么,只是吳真這人非但小氣還特別好面子。
    剛***大學的時候,大家都報了社團,吳真剛好和沈非非參加了同一個社團。作為新生,入社的時候學長學姐會湊份子請大家吃一頓好的,第二年這些新生成為學長學姐的時候自然也要湊份子請新人們吃一頓。沈非非所在的社團比較好說話,團長湊份子的時候就說了:“愿意出的一起出了,不愿意出的也不勉強。”
    沈非非當時暑假打零工賺了點錢,家里爸媽身體也還好,所以就按照之前說好的拿了二十塊錢出來請新生吃飯。剩下的人也都湊了錢,大家一起湊一湊出去吃了一頓飯,吃飯的時候吳真都還在,可這頓飯吃完沒多久,吳真就和另一個社團成員鬧掰了。沈非非這才知道,吳真那次湊份子的時候居然是讓別人給她墊付的,而別人墊付完之后,吳真居然不還錢了……沈非非知道這件事后,整個人都不好了,不愿意出錢可以事先說一下,社團并不強制要求這些,有十幾名成員就明確表示自己最近手頭緊不能出這個錢,并且沒有去吃這頓飯,最后大家也都相處得挺好??晌庹嬡帽鶉說娓逗蠡谷コ粵蘇舛俜?,吃完飯卻不還錢,這操作也真是讓人無語。
    還有一次,放完暑假回學校的時候,非非室友請全寢室的人吃了一頓燒烤,回去路上,非非就用暑假打工的錢給大家買了一杯奶茶算是感謝室友請客。非非的室友家境都不錯,奶茶喝了幾口就不喝了,隨手放在教室桌子上,下課后非非不小心把書落在了教室,回去取的時候發現吳真偷偷撿了沈非非室友喝剩下的半杯奶茶一口氣喝光了。
    這兩件事給沈非非造成的心理撞擊堪比有一天醒過來發現金凌居然喜歡她,這在沈非非的認知里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居然在吳真的身上發生了。
    原本沈非非并不想和吳真再有什么瓜葛,在沈非非看來,只要自己生活的好就可以了,沒必要為了不喜歡的人浪費時間。但是現在吳真鬧到沈非非的公司,沈非非也并不想當個包子,沒錯,她就是這么睚眥必報,沈非非已經證實了那個發郵件污蔑沈非非大學***的郵箱就是吳真自己的郵箱。吳真當真蠢得可以,居然用了自己學校的郵箱去發這個郵件。
    既然吳真一定要和她硬杠,沈非非干嘛非要退縮呢?她換好那身剛買的衣服,拎著昨天搭配好的包和鞋子去了金氏悅景酒店。
    上午八點三十分,金氏悅景酒店三樓,吳真捧著捧花在一眾同學朋友的簇擁下整理婚紗,新郎江川西則和一眾男賓客在電梯口閑聊敘舊。
    “這捧花真好看!”
    “你看真真今天多漂亮??!這婚紗得好幾萬了吧?”
    吳真翻了個白眼,卻還是笑了:“幾萬算什么,我這婚紗十萬塊錢呢!是定制的。捧花也是專門定制的,找了海城最有名的花藝師給我做的。”
    大家一聽,立刻又不??淦鵠?。
    朋友甲:“怪不得這么好看!”
    朋友乙:“江川西對你可真好!”
    朋友丙:“江川西對真真是好的啦,我們吳真也不差啊,長得漂亮、家世又好,工作也好,他能娶到吳真也是賺到了。”
    吳真聽見別人夸她,很受用,笑容也燦爛了不少,她揚起手:“你們看,我說隨便買一個戒指就好啦,江川西非要給我買個兩克拉的鉆戒!”
    大家一片驚呼正要湊近了看,卻發現外面鬧哄哄的男賓客忽然安靜了下來,轉身一看,之間電梯門緩緩打開,電梯正中站了一個二十出頭的妹子。那妹子穿著一身淡粉色的職業裝,全身沒有一點多余的裝飾,但整個人卻顯得分外的讓人挪不開眼睛。白襯衫領口是雪白的脖頸,她一笑,露出一對淺淺的酒窩,分外甜美。淡粉色裙子下面是一雙雪白筆直的長腿,腳上那雙淺駝色高跟鞋更襯得腳面雪白。
    圍在電梯口吵吵鬧鬧的男賓們都瞬間安靜了下來,那女孩摘下墨鏡,露出像SD娃娃一樣精致得不像話的五官,一雙又大又亮的眼睛分外清澈。她對著大家招了招手,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臂:“好久不見啊,江川西,知道你今天結婚,所以給你道喜來了。”
    江川西原本還和那些朋友談笑風生,忽然局促了起來,半晌,只點了點頭。
    沈非非也不在乎江川西的反應,確切的說,沈非非是一點也不想和江川西扯上什么關系,她這次的主要目標是吳真。
    “好久不見,吳真,恭喜你結婚,我給你帶了一點禮物,你看,這是最近最新款的鞋子呢!一雙就要一萬多塊,通宵排隊都買不到的。”沈非非說著,從禮品袋里面拎出來了那雙金凌送給她的、像鬼畫符一樣的高檔運動鞋。

    碰一下懷孕了全文免費閱讀

    這雙鞋沈非非從收到開始就沒穿過,原因只有一個——太丑了!
    沒錯,這鬼畫符一樣的線條,常人難以駕馭的熒光配色,加上奇形怪狀猶如爛香蕉一樣的形狀,讓沈非非根本沒有辦法承受穿它出去后別人注意的目光。
    這鞋,太丑了,丑的慘絕人寰!丑的堪比車禍現??!
    但丑歸丑,這么貴的東西,沈非非又舍不得扔了,以至于一直留到現在,今天,沈非非總算有辦法處置它了。她面帶微笑的蹲下,捧起吳真的左腳,硬是把巨丑的運動鞋套在了吳真的腳上,笑著說:“你看這鞋多配你啊,只有你才能把這么貴的鞋穿得這么好看!”
    吳真皺了皺眉,似乎覺得沈非非的話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但是吳真偏偏又找不出沈非非哪里說得不對,她把腳上的運動鞋蹬掉,說:“給我把高跟鞋換回去。”
    沈非非被命令了也不生氣,好脾氣的幫吳真撿鞋,吳真伸了一下腳示意沈非非給她穿鞋,沈非非卻捧著吳真的高跟鞋一臉震驚狀:“真真,結婚的鞋子怎么就穿三四千的呀?怎么也得過萬吧,一輩子可就一次呢!”
    吳真臉色不好了,懟道:“關你什么事?你之前大學窮酸樣還管起我來了?你爸媽病治好了嗎?”
    一樣的話吳真對沈非非說了這么多次,沈非非當著吳真的面重復一次吳真就生氣了。不過,吳真生氣,沈非非卻一點也不生氣。對于沈非非來說,能讓吳真生氣她就開心,所以沈非非一點也不生氣,反倒開心得很。
    “你別生氣嘛,我也是心疼你,來,我的鞋是Dior最新款,給你穿!”沈非非說著脫下高跟鞋就往吳真腳上套,“我記得我們兩個鞋子尺碼是一樣的,我這鞋一萬多塊,也就給你穿我才不會心疼,你看多合適??!”
    吳真臉色原本僅存的一點點笑容都沒有了,一雙琥珀色的眼睛狠狠的盯著沈非非手里那雙鞋,那樣子恨不得把那雙鞋給看出幾道口子。沈非非知道,吳真是想確認她手里這雙迪奧是真是假,沈非非拿出發/票,遞給站在吳真旁邊的伴娘:“這是鞋子的發/票,以后鞋子有什么問題去中央大街的商場三樓找Dior專柜問就好。”
    看見那張發/票后,吳真的臉色變得鐵青,一言不發的看著沈非非幫她穿好鞋子,但一切對于沈非非來說才剛開始,沒錯,這女人可是打電話去沈非非公司說她***,這件事怎么可能輕而易舉翻篇呢?
    沈非非起身,把裙子上的褶皺捋了捋,打開Dior包,從里面拿出一雙折疊蛋卷鞋換上,熱絡的來到吳真身后幫吳真扣好婚紗后面的紐扣。
    “真真,你們這酒店是花了多少錢定的?”沈非非一邊扣扣子一邊問。
    吳真似乎是因為想到自己在六星級酒店辦婚禮,覺得終于駁回了一些面子,這才端詳自己剛做的美甲,不慌不忙的說:“酒店場地費八十萬萬一天,還不算酒席的,如果連酒席都算,要一百多萬了。”
    “???!”沈非非佯裝訝異。
    吳真咯咯的笑了,眼角、唇邊劃過幾分得意:“哎呀,你不用這么一驚一乍的,一百萬真的沒什么的,對江川西家這種有錢人來說,一百萬根本不算什么的。”
    沈非非輕輕繞過吳真,從吳真身后來到吳真面前,淺淺的笑了,眨了眨那雙黑白分明、精致得像SD娃娃一樣的眼睛:“你們定的原來是酒店最便宜的三等婚宴套餐啊,不過這個套餐確實最劃算了,很適合經濟方面沒有那么寬裕的小夫妻。但當初為什么不來找我呢?我是金氏員工,可以幫你們申請親友價的,下次遇到這種事情一定和我說,千萬別客氣。”
    吳真原本的笑容全都僵在了臉上,她維持著一個僵笑的姿態,咬牙說:“不用了,我定三等婚宴套餐,是因為一等和二等婚宴套餐用的婚宴廳都被人預訂走了。如果有的話,我才不會預定最差的三等套餐呢。”
    沈非非就等著吳真這句話,她一拍手,熱絡的抱著吳真的脖子,說:“你怎么不早說,我是金氏的員工,你找我,我幫你換啊,現在婚禮還沒開始,現在換都來得及,這樣,我幫你找人,你確定要換,咱們現在就換!”
    最便宜的三等宴客廳場地費都要八十萬,如果換成最貴的,價格要翻三倍還不止,沈非非眼看著吳真臉色越來越復雜糾結,沈非非心里居然有了一種詭異的快感。
    吳真居然也有被我懟得騎虎難下的時候?沈非非心里爽得像坐過山車一樣。
    過了一會兒,吳真沒有說話,沈非非覺得也差不多了,畢竟今天只是吳真大喜的日子,她也不想把人家的婚禮攪得太難看,她正想換個話題,吳真卻忽然站了起來。
    “我要換套餐。”吳真說。
    江川西原本正在招待客人,被吳真沒頭沒腦這么一句話說得懵了:“什么套餐?你換什么?”
    吳真臉色不大好,語氣也有點沖了:“我說,我要換婚慶套餐,換成最貴的!”
    江川西原本還笑呵呵的,一聽吳真說的話,笑都僵在了臉上,他壓低聲音說:“都定下來了,怎么換?換一套要加那么多錢,根本沒必要的事情。”
    吳真回頭,正好看見沈非非和幾個伴娘也跟了過來,她把江川西拽到角落里,壓低了聲音說:“要么換套餐,要么你給我走,這婚我不結了!”
    江川西為難的看著吳真:“你真要這么做?”
    吳真撇過頭不去看他,胸口起起伏伏的似乎氣得不輕。
    “你這么做沒什么意思了吧?”江川西語氣也不大好了,“你說要聘禮,我們家也給了,一百萬啊,我爸媽說過一個不字嗎?你說要辦酒席,挑最好的酒店,我們家也答應了。你說要買車,我們家也答應了。你還想怎么樣?”
    吳真氣極了,她一把扯下頭紗扔在地上,一雙偌大的眼睛瞪得眼白占了三分之二:“你什么意思?我懷孕了就不值錢了是吧?”
    江川西也生氣了,看著吳真的眼神也不大好了:“你總是用懷孕作威脅,你懷疑和我爸媽有什么關系?打著懷孕的幌子去找我爸媽要錢,先是聘禮后是車,你以為我爸媽的錢都是大風刮來的嗎?!”
    “你爸媽賺錢給孫子花,不應該嗎?”吳真說話的音量無意間放大了好幾倍,周圍喧鬧的客人瞬間安靜了下來。
    “別鬧了……”江川西壓低聲說。
    吳真似乎也發現自己聲音太大,但又不想認輸退步,她聲音變小語氣卻還是很堅決:“換套餐!不然我就打胎!”
    江川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沒錢,我每個月兩萬多工資全都在你手里,一百萬聘禮也在你自己手里,你真要換就自己去換吧。”
    吳真點頭:“好!我知道了!你就是不想出是吧?你爸媽那么有錢出一百萬聘禮都這么勉強,你們家到底還不想不想結婚?”
    “你知道這家酒店最頂級的套餐是多少錢嗎?先是一百萬聘禮,之后是八十多萬的車,婚房也花了兩百多萬。我爸媽就是個普通人,他們拼了大半輩子就攢了這么一點家底而已,你這是要把他們的血都吸干嗎?”
    吳真氣性很大,轉身就要走,邊轉身邊說:“這婚我不結了!”
    江川西感覺妻子說不通,他抱著頭想蹲下,卻發現這些年他每天都要出門應酬陪客戶拉生意導致身體以飛快的速度發胖,他現在居然連簡單的下蹲都有些費力了。吳真嘴上說不結婚,卻還沒有走,只是轉身背對他焦躁的扯下手里的類似白手套。他后退兩步,厚厚的多肉的后背Duang的一下撞到墻上,他仰頭嘆了口氣:“不行!我真的沒錢了。”
    吳真似乎沒料到丈夫會不答應,她猛轉身,狠狠瞪著丈夫:“你!”
    吳真指著丈夫,手指尖都在微微發抖,最后似乎忍住了,甩手走了,卻并沒有離開酒店,而是回到了酒店左側的“新娘嫁館”套房里面。
    沈非非剛剛雖然沒有走進,但也發現不對勁了,她沒想到吳真氣性這么大,更沒想到吳真會為了這么一點事情和丈夫大吵大鬧。因為據沈非非打聽,江川西對吳真可以算是有求必應。
    事已至此,又知道了吳真懷孕的事情,沈非非不想再激吳真了,她準備悄悄溜走。沒想到才剛走到門口卻被吳真給攔住了。
    “這么著急走做什么?今天我婚禮,你走了可就不夠意思了。”吳真氣勢洶洶攔在門口,那語氣和神情根本不像是在留客,更像是綁架團伙強留良家婦女。
    沈非非:“算了吧,我還有點事情,我先走了,新婚快樂。”
    吳真一臉決絕:“別走,你今天敢出這個門就別認我這個同學。”
    沈非非:“……”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沈非非是被吳真的兩個伴娘一左一右硬架到貴賓席上的,吳真緊挨著沈非非坐著,全程臉色鐵青,就差在脖子上掛上一個“生人勿近”的牌子了。原本幾個沒結婚的男同學全都躍躍欲試的想找機會和沈非非搭個話,可惜吳真是完全不給那些男同學機會,誰湊過來就先瞪誰一眼,那些男同學也只好遠遠望著貴賓席上的沈非非望而興嘆,順便在心里慨嘆一句“吳真可真有病”。
    坐在貴賓席上的沈非非則戰戰兢兢、如坐針氈,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又***到吳真。好在這場婚禮總算是順順當當的辦到了一半,壞就壞在那一杯交杯酒上了。司儀說到興頭上,隨口說:“今天,酒店特意送兩位一瓶當季紅酒,祝兩位當事人甜甜蜜蜜、百年好合!”
    司儀不說,還沒有多少人知道這紅酒是酒店免費送的,司儀一說,沈非非才想起來,金氏悅景最近在搞活動,婚慶可以免費送一瓶標價三千多的進口紅酒。
    司儀剛說完這話,吳真拿起話筒就說:“送的紅酒我們不要了,開一瓶最貴的過來!”
    司儀愣了,大家驚了,婚宴沉默了,唯獨負責這場婚宴的大堂經理歡天喜地的捧出來一瓶號稱價值連城的紅酒出來,滿臉堆笑:“這是我們這里最貴的紅酒,價值六十六萬,現在給兩位打開嗎?”
    江川西要拉吳真,卻被吳真一把甩開:“開!現在就開!這錢我自己出!”
    賓客嘩然,紛紛拍手,“霸氣??!”
    “真真霸氣!”
    “真真這么有錢了嗎?”
    “你看我就說我們吳真條件也不差的嘛。”
    吳真挑釁的眼神看著臺下沈非非落座的貴賓席。
    沈非非:“……”
    匿了匿了,沈非非心想,我還是趕緊溜了吧,不然一會兒萬一惹得人家和老公當眾吵起來,我可就罪過了。
    她偷偷拿起包,準備開溜,剛好吳真在臺上喝交杯酒沒空管她,沈非非趁機弓著上半身躡手躡腳的往門口溜。

    今天的推薦碰一下懷孕了沈非非金凌小說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的全部內容就到這里了,更多精彩的小說小編也會慢慢的在推送出來。點擊下方鏈接選擇更多閱讀方式!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