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福彩中奖数目:二進豪門總裁夫人不好當寧希程錦時小說免費章節完整在線閱讀

福彩中奖按出球顺序吗 www.jubpxx.com.cn 時間:2019-05-2517舉報小編:user25

    好看的熱門小說分享——二進豪門總裁夫人不好當寧希程錦時小說免費章節完整在線閱讀,最近很值得看的一部小說,內容耐人尋味,節節緊扣。我能猜得出,他既然敢開這個口,就肯定有我想要的東西,讓我心甘情愿拿錢出來,和他換。他信心十足的道:“你媽媽***的真相。”

    二進豪門總裁夫人不好當免費閱讀

    他吐出一團煙霧,“寧大小姐,我當然是有證據,才會和你談錢。”
    我攥緊手心,“好,那你先告訴我,這個人是誰?”
    其實這個問題格外蠢,能和他扯上關系,并且讓他拿到證據的,除了宋佳敏,還能有誰。
    可是,那我收到的那張匿名照片,又是怎么回事?
    我婆婆,又和這件事有什么關系……
    他開口吐出三個字,“宋佳敏。”
    得到這個確切的答案,我感覺一股怒火幾乎要將我炸裂,居然又是她。
    我咬牙確認,“只和她有關?”
    他掐滅煙頭,皮笑肉不笑,道:“殺人不是什么力氣活,不需要人多。”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手里有什么證據?”
    他干脆利落的回答,“她和我的談話錄音,買安眠藥的證據,以及把安眠藥喂給你.媽媽的照片和視頻。”
    喂?也就是說我媽媽不是自愿的……
    我氣的發顫,到底是為什么?我媽礙著她什么事了,她居然可以下這樣的狠手!
    我本想接著問,他突然道:“哦對了,為表誠意,我再告訴你一件事,你流產,也是她故意的。”
    頓時,恨意直涌上腦門,我指甲狠狠掐入手心,不敢置信,“你說什么?”
    他齜牙一笑,“她本來還在頭疼怎么弄掉你的孩子,誰知道,那老婆子送了小寶一條狗,她正好順水推舟,設計你流產。”
    所以……宋佳敏就是存心的,存心讓我流產。
    不然,哪有那么巧,我剛上樓,那條狗就沖了過來。
    我心臟一陣疼痛,憤怒交加,殺了宋佳敏的心都有。
    她親手害得我媽媽家破人亡,插足我的婚姻,害死我的孩子……
    我緊咬著下唇,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那你呢,為什么不幫她,還反過來出賣她?”
    他坦蕩蕩的承認,“宋佳敏已經決心要和我撇清關系了,還拿程錦時威脅我,確實,他要是知道我的存在,我可能就沒活路了,我不想做這種損人卻不利己的事。”
    他確實考慮的面面俱到,宋佳敏也是掐準了,他不敢把事情鬧到程錦時那里去,所以才這么肆無忌憚。
    但是他又需要錢,所以,他找上了我,既能拿到錢,又不用親自露面。
    我斂下眸子,思忖片刻后,開口道:“好,我湊夠錢就聯系你,但我需要去警察局,確認證據是真的后,才能把錢給你。”
    他揚眉,也不擔心我耍他,直接答應,“可以,不過你得趕緊湊錢,拿到錢我就離開南城。”
    和他談完,我走出餐廳,覺得身體里的冷意鉆心蝕骨,心口空空蕩蕩。
    回到小區,找了門口的中介,把房子掛了出去。
    我手里沒有錢,唯一的辦法,就是把這套房子賣掉。
    只要能為媽媽和我的孩子報仇,別說四百萬,哪怕要我的命,我也心甘情愿。
    次日,我提前了半小時到達周氏集團,去人力資源辦理入職,任職周氏總經理的助理。
    我抱著代理助理交接給我的文件,走到自己的辦公位,一陣頭大。
    周氏集團比我之前呆的公司要大得多,所以,總經理助理,也相對來說更有難度。
    可是,既然來了,就要努力做好。
    我靜下心,一點一點理順自己的工作,又把注意事項全部記下來,正專心致志時,辦公桌面被人敲響。
    我抬起頭,看見一個穿著一身西裝的男人,愣了一下,覺得有點眼熟,但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我愣神的空檔,他已經紳士的朝我伸出手,“寧小姐,真巧,雪珂說要給我找個助理,沒想到是你。”
    聽見他的聲音,我才對上號,是周子昀,沒想到他居然就是雪珂的表哥。
    我連忙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來回握他的手,笑道:“您好周總,確實很巧,以后請多多指教。”
    他笑得溫和,“好說。”
    原本緊繃的神經,在看見他是我的領導后,突然有些放松下來。
    在新的環境,遇見認識的人,總是會莫名的驅散一些不安。
    況且,他還幫助過我。
    下午,我接到他的內線電話,讓我去辦公室一趟。
    我停下手頭的工作,敲門***,他交代道:“你附近商場買件禮服,晚上陪我參加個酒會。”
    我應下,“好的。”
    他遞了張銀行卡給我,含著笑意開口,“買的時候刷這張卡。”
    我沒扭捏,接下銀行卡,“好的,謝謝周總。”
    我手頭確實沒什么現金了,要是買便宜的,反而會丟了他的面子。
    我買完禮服,剛回到公司換上,就到了準備出發的時間,便和周子昀一起下樓,前往酒店。
    到達酒店時,他一邊往酒會大廳走,一邊笑著夸贊,“你穿這件禮服,非常好看。”
    我莞爾笑道:“謝謝。”
    酒會在六樓宴會廳,燈光璀璨而耀眼,衣香鬢影,觥籌交錯。
    周子昀領著我和好些人打招呼,我總覺得有一道灼熱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直到周子昀帶著我走到程錦時的面前,那道目光才沒有了。
    程錦時穿著一身手工定制的深色西裝,身姿筆挺,身邊圍著好些人,明里暗里想要談合作,攀關系。
    甚至,還有想把自家閨女嫁給他的。
    周子昀寒暄道:“程總,好久不見,最近東宸的項目可真是做得越來越大了。”
    程錦時渾身散發著冷意和不耐,猶如鷹隼的眸子睨了我一眼,語氣漫不經心,“嗯,東宸有這個實力,回頭要是有做不過來的項目,會介紹給周氏的。”
    言下之意,周氏只能撿東宸吃剩下的。
    “我們周氏的項目,也還夠做。”周子昀笑笑,偏頭對我介紹,“這位是東宸集團的總裁,程總。”

    二進豪門總裁夫人不好當在線閱讀

    程錦時目光更冷,沉聲道:“不勞煩周總介紹,我和她……”
    “程總,久仰大名,我叫寧希,是周總的助理。”我朝他伸出手,客氣又疏遠地截斷他的話。
    在我流產,他仍然縱容宋佳敏那一刻,我就真的死心了。
    從此橋歸橋,路歸路,最好再也不要有糾葛。
    他驀地***握住我的手,就拽著我大步走到轉角,咬著腮幫,低聲質問,“你不是說和周子昀沒有關系嗎?”
    我想要甩開他的走,但他紋絲不動,我放棄掙扎,漠然道:“程總,我和他什么關系,都與你無關。”
    唯一讓我們之間有關系的孩子,也已經沒了。
    他將我抵在墻面,一雙黑眸死死的盯著我,一字一頓的反問,“與我無關?”
    我冷淡的迎上他的目光,“不然呢?”
    我告訴自己,是他,無數次的縱容宋佳敏。
    所以,我不應該再對他心存幻想,更不應該再愛他。
    他眸底有著山雨欲來的怒氣,沉聲警告,“寧希,我不允許你和他有任何牽扯。”
    我忽然笑出聲,“我為什么要聽你的?在孩子沒了的那一天,你就該知道,我寧希,就和你半毛錢關系都沒有了。”
    我一點一點掙開他的手,心也好像被撕扯著,有點疼。
    他原本挺拔的身姿,有些挫敗低落,徹底松開我的手,像是承認了這個事實。
    我心里一空,眼眶不自覺泛起濕意,卻保持著笑,“對了,我過幾天送你一份禮物,不用太感謝我。”
    說罷,我轉身離開,但轉身的那一刻,眼淚再也忍不住,滾落滿臉。
    我不怪自己不爭氣,畢竟,放棄一個愛了這么多年的人,沒那么簡單。
    我去洗手間簡單補了個妝,蓋掉淚痕,正準備離開,就從鏡子中看見宋佳敏氣沖沖的走進來。
    我頓時想起她做的所有事,恨不得和她玉石俱焚,但還是竭力控制情緒。
    她化著精致妝容的臉氣得扭曲,“你剛剛為什么又引錦時?!”
    酒會上人多嘴雜,程錦時又是風云人物,剛才那樣拉著我走,傳到宋佳敏耳朵里也不奇怪。
    我憤恨地看著她,冷聲開口,“論勾.引,誰能比得過你?”
    她怒目圓瞪,伸手指著我,“手下敗將,不管你怎么勾引,程錦時都不會多看你一眼,他永遠不可能愛你!”
    我怔了一下,被這句話戳中痛點,深吸一口氣,“是,真希望他永遠愛你。”
    等我從馮哲手里拿到那些證據,程錦時知道她的心狠手辣,應該會覺得自己瞎了眼吧。
    她以為我是服輸了,驕傲的像是一直孔雀,趾高氣昂,“那是當然,你等著收我們的結婚請柬吧!”
    我心里冷笑,扭頭就回到宴會廳,走到周子昀的身邊。
    他將一杯紅酒遞給我,關心道:“你眼睛有點紅,還好嗎?”
    我抿了口酒,不在意的笑了笑,“剛進了根睫毛,沒什么事了。”
    他淡淡地開口,“知道我們今天為什么要參加這個酒會嗎?”
    我腦海飛快的轉動,今天看的交接文件中,好像沒有提到。
    我輕聲問,“為什么?”
    他朝一個方向抬了抬下巴,“那個人叫張昊天,手里有一塊非常適合做度假村的地皮,過一陣子開始招標。”
    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看見一個大約四十多歲的中年油膩男,身邊站了好幾個人。
    我反應過來,“我們公司要拿下那塊地皮?”
    他點頭,“對,拿下來那塊地皮,對我們公司有很大幫助。”
    我有點拿不準他的意思,想了想后開口道:“那我去和他認識一下?”
    周子昀隨手將酒杯放入侍者的托盤,若有所思道:“去吧,正好我打算讓你一起負責這個項目。”
    我愣了下,“我?”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從他的語氣中,聽得出來他很看好這個項目,但我今天才第一天入職,而且,沒有做過這方面項目競標的經驗。
    他為什么會這么草率的就讓我加入?
    他語氣不容置喙,“嗯,你可以的。”
    “好的,我會努力的。”我應下來,而且下定決心要盡全力,不能辜負他的信任。
    我去和張昊天聊了一會兒,才順勢要到了他本人的聯系方式,但關于項目的事情,他閉口不談。
    酒會結束后,我回到家,有中介發消息問我,明天方不方便看房。
    我看了眼日期,明天周六,于是答應了下來。
    一整夜,我都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在天方露出魚肚白時,才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感覺沒睡多久,就被門鈴吵醒,我捂著耳朵接著睡,床頭柜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我驟然想起來,今天有人來看房子。
    我起床換掉睡衣,就匆匆跑去開門。
    只是,門剛打開,我看見中介身后的那個男人時,就怔住了。
    我煩躁道:“你怎么來了?”
    中介有些驚訝,“原來你們認識??!”
    我抓了抓頭發,程錦時從善如流的開口,“是的,這是我妻子,在和我鬧脾氣,你不用管我們了。”
    中介尷尬的離開,他一走,我甩手就要摔上門,被程錦時伸手抵住。
    我力氣沒他大,干脆松手讓他進來,語氣十分不耐,“我們已經離婚了!你的妻子是誰,我管不著,但絕不是我。”
    他答非所問,“為什么要賣掉這套房子?”
    我自顧自的倒了杯白開水,喝了一口,冷笑道:“不喜歡,賣掉重新換一套。”
    他睨了我一眼,“那你喜歡哪個樓盤?我給你買。”
    我哐當一聲把水杯放在茶幾上,嘲諷的開口,“你可千萬別告訴我,你大清早過來,就為了給我買房子?”
    我想不通,他跑過來到底是想干什么,以前也沒發現他有這么清閑。
    他看著我,“你手里是不是缺錢了?”
    我莫名心虛,淡淡的出聲,“不關你的事,這房子你既然給我了,想怎么處理就是我的事。”
    我不可能讓他知道,賣掉這套房子的錢,我打算用來買宋佳敏害死我媽媽的證據。
    一想到他對宋佳敏毫無底線的相信,我甚至擔心他會出手阻攔我。
    他垂下眸子,神***緒不明,拿出一張銀行卡放在桌上,“這卡你拿著,別賣房子,也不要再去周子昀手底下上班了。”
    我火氣瞬間就冒了起來,拿起銀行卡胡亂往他身上一塞,怒氣沖沖的把他推出家門,“程錦時你憑什么覺得隨便拿一張卡給我,就能操控我的生活?”
    是,我清楚,這張銀行卡里的金額肯定不少,至少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可這樣我又成了什么?***?還是情.婦?
    還讓我不要去周子昀那里上班,他憑什么管我!
    他沒料到我會這樣激動,眉心緊擰,一雙眸子深不見底,“寧希,我沒有想要操縱你的生活,周子昀沒那么簡單,你最好離他遠點。”
    “我說了,和你沒有關系!”
    說罷,我啪的一聲摔上家門,將他隔絕在外。
    我好不容易決定和他一刀兩斷,他為什么反而要來擾亂我的生活。

    以上是給大家帶來的二進豪門總裁夫人不好當寧希程錦時小說免費章節完整在線閱讀,想看更多精彩小說,記得關注本站哦,祝您閱讀愉快!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