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中奖未领:野心未泯陳勒凌煙小說免費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福彩中奖按出球顺序吗 www.jubpxx.com.cn 時間:2019-05-2513舉報小編:user25

    好看的熱門小說分享——野心未泯陳勒凌煙小說免費章節全文在線閱讀,最近很值得看的一部小說,內容耐人尋味,節節緊扣。凌煙脖頸凝固住了似的,仰首,望那雙眼睛,她艱澀開口,還混著點莫名的驚喜,“陳陳?”陳靳長高了不少,即使穿著細高跟,凌煙仰首的角度都增加不少。

    野心未泯免費閱讀

    凌煙開門見山:“陳靳,我可能有東西落在你車上了。”
    她隨著他一起進了地下車庫。
    一輕一重的腳步聲碰撞,不遠處汽車開動的聲音響起。
    凌煙側頭看向他,她只能齊到他胸膛往上一點,即使她踩著中跟鞋。
    個頭更高了,理應更讓人有安全感,但凌煙同他并肩行走,他給她的,更多的壓迫感,強烈,而又無形。
    “你看什么?”陳靳視線落在她身上。
    “我在想,你吃什么長的,長這么高。”凌煙語氣故作輕松。
    陳靳垂眸盯著她,她抬眼看著他時,紅唇微張,色澤鮮艷,他說:“不是我高,是你矮。”
    “………”
    凌煙挺了挺腰板,正欲反駁,整個人突然被他往懷里一帶,她直接撲進了他懷里,額頭磕到他胸膛,硬且緊實。
    凌煙心頭一緊。
    下一秒,腰間的力量松了,他放開她。
    陳靳眼眸沉冷,“別光顧著看我,看路。我有這么吸引你?”
    凌煙“嘁”了聲,不置可否。
    她回頭看去,剛剛經過的地方,赫然立著一個路障,她剛剛差點撞上,她也沒道謝,對著他背影道:“靳爺臉皮真厚。”
    他嘲諷:“這方面,沒你厲害。”
    凌煙拉開黑色奔馳車門,彎腰探身***車廂,身子半截還在外邊,陳靳站在她后邊,她那雙纏著細帶的腿,他看得真切。
    她上衣是一件背心,露出一小截腰肢,腰間皮膚柔嫩,比以前還細,他一手就能掌住。
    凌煙摸遍了座椅,縫隙,地上,仍舊沒見到那個耳墜,她扭頭,問:“你有沒有看見過我耳墜?銀色的。”
    腰側,她的紋身若隱若現,凌煙拉了拉背心,遮蓋住那一處,她一邊的膝蓋擱在座椅上。
    陳靳說:“你沒找到,說明就是沒有。”
    “是不是你偷偷藏起來了?準備占為己有。”凌煙問他,“不是的話,你幫我找。”
    他事不關己,“那是你的東西,自己找。”
    凌煙反復看了幾遍,依然沒有。
    她微微偏頭,脫口道:“我的東西在你車上丟了,要么你負責,要么你幫我找到它。”她說得理直氣壯,冷艷的臉龐囂張又得意。
    陳靳在原地按兵不動。
    凌煙對他不抱希望了,她瞥見靠另一個車門,某個隱蔽的縫隙,有銀色微芒,她膝蓋往內挪了挪。
    忽然,陳靳從背后壓下來,他的外套垂在她身側。
    一股強大的壓迫感籠住程煙,他熟悉又陌生的氣息鋪天蓋地席卷。
    這個***,很危險。
    凌煙心跳加快,語氣鎮定:“你壓到我了。”
    “你不是讓我幫你找?”他的手撐在真皮座椅上,說話時,氣息不偏不倚噴灑于她頸側。
    有點癢,她想去抓,感覺他又貼近了幾分。
    “我找到了。”凌煙從縫隙里拿出……
    那壓根不是她的耳墜,而是一個袖扣,銀質表層上雕刻著一朵玫瑰,凌煙仔細端詳著,“這不是耳墜,你的?”
    “給我。”他說。
    她手往邊上一躲,“你先幫我找。”
    陳靳彎著腰,卻沒貼到她后背,維持著這種奇怪***,他也仔細地在車上摸索著,動作不急不緩,鼻尖縈繞著她清淡的發香,玫瑰香。
    幾分鐘后,他在她耳畔道:“沒有,沒掉在我車上。”
    項佐剛進了車庫,瞧見不遠處,陳靳車位上,車門拉開,人卻沒影,項佐走近查看,他試探性叫了一聲,“靳……”
    項佐后腦勺辮子猛地一晃,靳爺壓著個女人?
    他好像……打擾到別人好事了,項佐腳底抹油溜了。
    凌煙后背的壓迫消失。
    陳靳直起腰,她跟著站直,卻好像沒站穩似的,身子有向他倒的趨勢,陳靳側身閃開。
    她扶著車門站直,把袖扣扔給他,“你的,還給你。要是什么時候看見了,打電話給我。”
    說完,她繞過他,頭也不回。出了地下車庫,不想給他瞧見臉上的窘態。
    她耳環沒找到,倒先被他整得心跳漏了一拍。兩個人所處的狀況,仿佛同當年的他和她,完完全全置反了。
    他存心的,肯定是。

    野心未泯在線閱讀

    海聽市最大的監獄,位于郊區,周圍環繞低矮的房子。
    不仔細瞧的話,壓根不知道圍墻環繞的,是一間監獄,凌煙難以想象,后半生都得在這里度過的人生。
    沒有自由,毫無希望,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眼里只有灰沉沉的死氣。
    凌信嘉年輕時也是美男一個,是村里的第一個大學生,曾經風光一時無兩,一步步從基層小官員爬到海聽市市長的位置。
    再從高處摔下來,把前半生的一切,榮譽,金錢,地位全摔了個粉碎。
    凌煙在監獄候見室登記處,登記完后,有人領著他進了一個小房間等候。
    小房間墻壁灰白,凌煙是唯一一抹亮色。
    凌信嘉被人押著出來,形銷骨立,眼眶深陷,囚服套在他身上,如同一個空蕩蕩的麻袋,但他的眼神,是神采奕奕的。
    “煙煙,你瘦很多了。”凌信嘉。
    凌煙聳肩,“可能是我最近減肥的原因,所以變瘦了,爸你才是瘦得跟皮包骨一樣,連啤酒肚都不見了。”
    凌信嘉笑得艱澀:“那這是好事啊,解決掉一個大麻煩。”
    兩人見面并不悲情,一個月只有一次見面的機會,都不想讓對方擔心,話題也是避重就輕。
    “你媽的病怎么樣了?”
    “媽她……恢復得挺好的,醫生說估計下個月就能出院。”凌煙說著,從兜里拿出一張照片,給凌信嘉看。
    “你媽還是很好看啊,回去告訴她讓她放寬心,我在這里讀讀書看看報,認真勞動,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凌信嘉說,“煙煙,你也得學會照顧好自己,別虧待了自己。”
    “爸,我一個能自己找到工作的人,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凌煙說。
    很快,一個小時就到了。
    凌信嘉說:“有什么困難,就去找你傅家的人,你傅叔叔他們會幫忙解決。”
    提到傅家,凌煙眉心微擰,把內心泛起的抵觸盡數吞下,說:“知道了。”
    凌煙離開小房間那一瞬間,凌信嘉的眸子,瞬間灰暗了,磨滅了最后一點神采。
    他在強撐起精神,讓女兒放心。
    監獄的很苦,天被圍墻框成一塊,他的人生,似乎已經看得到盡頭,想到妻女二人無依無靠,他內心,自責悔恨交加,夜夜難眠。
    凌信嘉前三十年,忙著事業,到了將近三十,才有了凌煙,他自然將她視若珍寶,她要星星給她星星,要月亮給她月亮。
    擔心她受欺負,還專門請了保鏢,陪在凌煙左右。
    然而,從大山里出來的他,體會過沒錢的苦,即使混出了名堂,家徒四壁的窘境與辛苦,卻已經刻進骨子,他內心名為“底線”城墻坍塌了。
    金錢與權利會讓人上癮,讓人貪婪。凌信嘉管不住內心的那頭野獸,僥幸以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卻不料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終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凌煙從壓抑的地方出來后,在路口抽了一支煙。
    路過的男人,頻頻回頭張揚。
    她來之前,特意掛了妝,掩住蒼白臉色后,那張臉美得驚心動魄,她低垂著眸,帶著一絲頹,卻又令人挪不開眼。
    凌信嘉在逞強,她也是。
    一對落魄的父女,各自假裝著“我很好”。
    煙嗆了她一口,凌煙掩著嘴咳嗽,也就是這時候,她瞧見了前面的人,面前的男人年近六十,精神氣十足,那雙眼睛閃現著精光。
    “傅叔叔。”她把煙扔進垃圾桶,喊了一聲。
    傅清業說:“嗯,最近聽說你在煙野城唱歌?”
    凌煙抬眸,他知道的真清楚。
    “嗯,剛找的工作。”凌煙說。
    傅清業說:“嗯,傅氏公司旗下也有很多大酒吧,你要是想的話,直接打電話給我說一聲,立刻就可以去上班。都是自己人,就不用找別人了。”
    對于他“自家人”的說法,凌煙不敢恭維。
    “謝謝傅叔叔好心意,那時候我沒考慮太多,就想找份工養活自己。”

    以上是給大家帶來的野心未泯陳勒凌煙小說免費章節全文在線閱讀,想看更多精彩小說,記得關注本站哦,祝您閱讀愉快!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